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

被钱所困的废婿 第323章 朱杰的意思

作者:吃过头 分类:都市 更新时间:2020-01-24 02:40:58

“混账东西,小程是我最重要的客人,连他你都敢得罪,真是瞎了你的狗眼。”

朱杰一秒变脸,突然怒叱红衣女人。

红衣女人被朱杰抽的歪倒在沙发上,双手捂着脸,却一声不敢吭,使埋着头,娇躯还微微有些颤栗。

这一幕,让程然始料未及。

红衣女刚才还一副不可一世藐视众生的气质,转眼就低眉顺眼,胆战心惊。

反差极大。

同时也彰显出朱杰平日里的狠厉。

转脸,朱杰再次换上一张笑脸:“小程啊,咱们不跟女人一般见识。”

“朱老言重了。”程然连忙说道。

朱杰拍了拍程然的肩膀,笑道:“咱们去房间谈。”

说完,他率先走进了一间卧室。

对此,不仅程然有些错愕,就连红衣女都惊诧的抬起头来,印了五根鲜红指印的俏脸上,满是不可思议。

在古代,女人的闺房不会轻易让人进,除非自己芳心所许之人。

现在肯定是没这种讲究,可一个高官的卧室也是他最私密的地方,不经意间会流露出许多信息。

一般也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去的。

但凡能进到这位高官卧室的,除了姿色不错的女人以外,就只会是他的心腹之人了。

朱杰这是在给程然传递一个信号?

对此,程然笑了笑,他瞥了一眼红衣女人,叹道:“或许你说的没错,我只是他老人家手里的一颗棋子。”

“可不巧,我是一颗很重要,且令他很在意的棋子。”

“而你……只是他的玩物罢了。”

说完,也推门进了朱杰的卧房。

红衣女张着鲜红的小嘴,脸色一阵青一阵白。

“呕……!”似乎想起某种令她极度恶心的事情,她开始干呕。

陈东与白熊互视了一眼,然后走到朱杰卧房的门口,分别站在了两侧,就像两个门神。

而朱杰那个瘦弱的保镖则一脸戏谑的望着干呕的红衣女人。

“他说的没错,你连一颗棋子都不如。”瘦弱的保镖冷笑道。

“你闭嘴!”红衣女暂时止住干呕,怒瞪了他一眼:“你跟我没有区别!”

“不,我们也有区别。”瘦弱的保镖,邪笑了一声:“至少,我还完整。”

“你……呕!”

红衣女气的花枝乱颤,然后继续干呕。

白熊的目光,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惊疑。

陈东似乎也心有所感,手不由自主的伸进胸口。

瘦弱的保镖,给他们俩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。

似乎也察觉到了二人的变化,瘦弱保镖抬头看了他俩一眼,咧嘴邪笑,然后双手抱在了脑后,一副很悠闲自在的样子,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。

……

进了房间后,程然发现这个宾馆的豪华套房还真是豪华,就连卧房里都有单独的客厅。

一张形状并不规则的檀木茶几上,摆着四只精美的茶具。朱杰坐在茶几旁,正亲手炮制着一壶红茶。

随着水温的沸腾,茶香四溢,也就在这时,朱杰拿起另一个砂壶,把壶里的开水,环绕浇在沸水

上,茶香瞬间回哺。

“坐。”朱杰伸手指了指他对面的一张藤椅。

程然还从来没做过藤椅,坐之前不禁伸手摸了摸。

“放心,上面没刺。”朱杰见到后,笑道。

程然老脸一红:“朱老说笑了。”

茶水入杯,朱杰将一杯香茗递到程然面前,程然连忙双手去接。

“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进来吗?”这时,他略带深意的问了一句。

程然摇了摇头。

“自古卧房都是私人最隐秘的地方,一般不会允许其他人进入,除非这个人值得信赖。”朱杰说道。

“程然惶恐。”程然。

朱杰摇了摇头:“我信任你,不是因为你有多大的能力,相反,还是因为你这孩子心性好,且到目前为止还是一张白纸,并没有被任何势力污染。”

“势力?”程然抓住了重点,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朱杰拿起茶杯,示意他喝茶。

程然拾起茶杯,犹豫了一下,还是轻轻抿了一口。

“作为商人,你知道商界最高统治者是谁吗?”朱杰问。

程然不假思索的回道:“是商盟,是朱老您。”

朱杰却摇了摇头。

“表面上看,确实是商盟,全国2六个省,每个省都有自己的商盟,但几乎每个省的商盟也都是表面皇帝。”

说完,朱杰叹了口气,给程然又续了点茶。

程然不敢插嘴。

“就像古代的皇帝,一个人他管不了一个国家,于是就有了辅佐帮助他的大臣。但是,自古以来,都有一些别有用心的奸臣,这些人一旦做大,不仅会对皇命阳奉阴违,更甚者还会挟天子以令诸侯。”

朱杰摇头叹道:“就像咱们江北省的商盟,说出去很好听,我这个商盟主席也很风光,可实际上呢?”

“卧榻之侧,鼾声一片。”

听到这里,程然心中猛然一颤。

他知道这句话,原话应该是: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鼾睡。

朱杰说鼾声一片,意思很明显,有人,且有很多人威胁到了他的地位。

“所以,朱老的意思,是想借助我,为朱老清榻侧?”程然忍不住问道。

朱老微笑不语,示意程然再喝茶。

“之前的事情你也别介意,只当我是在测试你的能力罢了,我总不能随随便便用一个没有头脑的短命鬼不是?”朱老拍了拍程然的手,说道:“况且,在你们辛阳市,二十多家企业联合想要搞垮你,不也被我硬着头皮把锦东留住了吗?”

“为什么选我?”朱杰的话,让程然后脊发凉。他说的轻描淡写,可程然却分明嗅到一丝危险的味道。

能在朱杰身旁酣睡的,又岂是他程然能对付的了的?

“您知道,我现在自保的能力都没有。”

闻言,朱杰摇了摇头:“程然啊程然,在我面前最好收起你的小心思,眼下的局面是你有心为之,你以为我看不出来?”

“……”程然。

“而且,你如果知道我想动谁的话,想必会很乐意助我的。”朱杰再次淡笑道:“你帮了我,我才能帮你把锦东做成江北省的龙头企业。”

“对手,是谁?”程然皱眉问道。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