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

落拓寰宇 第七十五章 时光匆匆而过

作者:一只废宝 分类:玄幻 更新时间:2020-03-24 04:15:40

“师父,我的内伤好了。”

周斌差不多是一蹦一跳的来到了张首宁的院子,找到了正在练功的他。

“哦?那股炁隐藏极深而且会自动排斥其他的炁靠近,连我也不能用自己的炁将其包裹后拽出来,你是怎么办到的?”

张首宁穿着一身短打,正悠悠的练着一套招式,周斌的经脉被废他早就做好的心理准备。

“师父,你说一个人要是元神极其强大,是常人的六七倍,那是不是就可以随意的控制炁了,甚至是其他人的炁?”周斌好奇的问道。

“你这么问,那就是你办到了?”张首宁收了功,坐在了院中的石凳上。

“嗯,弟子尝试了很久后,发现我的精神这些年来似乎一直在增长,控制炁运行的速度越来越快,前几天被那股炁侵蚀后,我就试了试控制住他们,让他们顺着经脉离开了我的身体。”

周斌半真半假的说着,他不能告诉张首宁自己的金手指,其他的就算了,杀人可以变强这一点,要是让守身持正的天师府知道,说不定会对自己的心性有所怀疑。

张首宁再次伸手搭住他的肩膀探查,发现周斌体内的炁果然流动的很快,不是他这个修为境界能有的控制力。甚至周斌的炁在本人的操控下,竟然逗弄起自己的炁,让他的炁有些不受自己控制了。

要知道,以天师府天师的修为,就算是炁延伸出体外,也有绝强的控制力,近距离内,跟在自己体内运行不会有丝毫差别。

“师傅,怎么样?厉害吧。”周斌得意的说道。

张首宁颔首,“确实有些奇异之处,但根据天师府的记载,就算专门修炼灵魂的异人,也无法达到在他人控制之下抢夺其本人的控制权。你的元神虽强,但与那些人相比也强不了太多。”

“那是为什么啊?我明明都做到了。”

“你……这可能是一种异能。”张首宁有些不确定的看着他。

“异能?师傅,我的资质你还不知道嘛?我怎么可能是先天的异人,否则也不会入门这么晚。”

周斌挠了挠头,很是疑惑。

“异人界中,有极其稀少的一部分人,因为其体内的炁先天转化而成的能力过于复杂或者要求过高,很多年都不能发现并使用出来的情况,但……这种人最起码也可以很早就感知到炁。

不会像你一样,三十岁有感觉,不过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你练了那和尚给你的吐纳法十年没有效果,却在来龙虎山后修炼我们的吐纳法有了效果的原因。那就是你原本就有资质,只是被异能的成形拖累了脚步。”

张首宁也只能这么猜测了,异人界的怪事太多,就算是天师府传承两千年,也不可能全部知晓。

周斌装作懂了的点头,心中却很是怀疑。

如果精神属性不是自己这控制力大增的主因,那主因到底是什么?

‘真的是异能?可我这身体……真要这么说的话……’

周斌觉得被他占了身体的少年就有可能是个先天异人,但因为异能觉醒失败的原因,没什么能力,便死在了道边,而自己资质不好,完全就是因为换了灵魂,与肉体不是完美匹配的原因……

‘这么说来,那我最近把精神属性加上去了,恰好满足了异能的需求?’

周斌没有继续猜下去,不管如何获得的,能用不就行了。

“师傅,那弟子告退了,我还要把这消息告诉大师兄他们去。”

“嗯,快去吧。”

周斌随后找到了张恒德他们,先是告知自己的内伤已经治好了,让他们送了口气,又十分诚恳的向三师兄道了歉。

张贯中的伤较轻,也没有被伤到经脉,几乎是和周斌这强悍体质一起能下床。

“那天听了你的话,我回去想了一晚,不断的问自己,到底是个天师府弟子还是一个纯粹的求道者,想来想去也没有答案,但当我听说你偷偷下山之后,心中竟然有了一丝羡慕,我便知道,自己首先是个天师府弟子。那么,我自然要去报仇,你不必道歉,你要是不骂我一顿,我未必会作出决定。”

周斌闻言,心中同样问了自己一遍,自己首先是个天师府弟子,还是个想要自在逍遥的人,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答案。

他去替轻灵报仇,一方面是因为两人同为天师府弟子,为了维护天师府的尊严。另一方面,他又何尝不是单纯的把轻灵看成他的晚辈、熟人,只因为和自己的关系不错,便愤而前去报仇。

半个月后,异人界各大势力在王家的请求下,都派来的代表了解之前事情的经过,张首宁便按之前所说的理由将他们都挡了回去,但并没有提起轻灵的身世和王家故意做局的事情,因为没有证据。

不过他将真实的情况告诉了几家相熟的势力,他们会把这消息暗中传播出去,让大家知道,为什么这次龙虎山这么强硬,就算没有证据,大家一猜也就能猜出来了。

可即便是如此,毕竟是天师府的弟子废掉了王家二十多人,手段过于狠辣,不符合这个时代名门正派的价值观,还是为天师府的声誉蒙上了巨大的阴影。

‘名声这个东西,往下掉根本就不需要理由,想往上涨涨,就要像之前围捕全性一样去拼命,得不偿失啊。’周斌知道消息后感叹了一句,同时也很自责,不管这种规矩对不对,自己毕竟是明知故犯了。

天师府的名声掉了,但凭着周斌的战绩,逍遥魔的名声倒是涨了起来,更多的人听闻了这个名字,知道了天师府这种门派,竟然出了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物。

他们甚至有很多人把张贯中废的那几个人算到了周斌头上,让他无奈不已。

天师府内部对周斌的处罚也下来了,家中禁闭二十年,不准踏出龙虎山方圆三十里,算是给所有人一个交代。

当然,天师府内部的弟子对周斌的观感并没有变差,反而变得更好了,谁都希望有这么一个手段酷烈,却心系同门的师叔。

禁令并没有给周斌带来多大的影响,虽然他真的不可以踏出禁令范围一步,因为这个禁令代表的是龙虎山天师府的脸面,一旦被人发现,就会觉得龙虎山出尔反尔,甚至比周斌废了二十多个人的影响更大。

之所以说没什么影响,那是因为周斌自己对这个异人江湖也腻了,他作为天师府弟子,一方面保护了他的安全,一方面却又限制了他的行为,尤其是这件事以后,他要是再出去杀人,很可能不管什么原因都会有人给龙虎山扣帽子。

索性,周斌便天天往返于家中和山上,一边修行一边教导天师府的后辈弟子。

时间一晃就是二十年……

周斌此时却更不愿意出山游历了,习惯性的继续呆在龙虎山,每天修修道、陪陪紫萱,过着悠闲的小日子。

就这样,周斌解除禁令后又在山上无忧无虑的过了二十二年,直到有一天……

“师傅……”周斌和其他四位弟子跪在张首宁的床前,五人的神情都很悲痛。

“你们这是什么样子啊,一个个都七八十岁的人了,在这里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,要是让门外那些弟子看见了,指不定要怎么想呢?”张首宁抬起苍老的手,颤抖的指着五位弟子。

“我这一生,只收了五位弟子,既没让天师府开枝散叶,也没有在功绩上有什么作为,不过,你们五个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。”

“对于这天师之位,你们有什么想法吗?”

无人回答张首宁的问题……

“唉……早知道,就多收几个年轻弟子了。”张首宁自己也是无奈的看着弟子们。

张恒德、张启明、张贯中、张明玉、张文武,这五人之中,张恒德岁数最大,只比张首宁小了二十二岁,如今已经有八十七岁了,张启明和张贯中同岁,今年八十六岁,其次是周斌,也已经八十四岁,最小的张明玉也有六十九岁了。

但在这异人界,还是很正常的事情,因为大多数异人的身体和寿命都要比普通人长一些,张首宁自己都已经活了一百零九年了,可别看他躺在床上苟延残喘的样子,这时候真要有人攻山,立马就能像杀鸡一样宰了敌人。

但一百零九岁差不多也就是张首宁寿命的极限了,如今感到寿命将近,才召集了所有弟子过来,打算传位。

这也是周斌五人悲痛的原因,天师的传承,一般都是在上一代天师寿命不多之时才会进行,这是一个终生制的位置。

他的目光依次扫过五个弟子,前三个人他没有指望,都不适合继承天师之位,他主要在看张明玉和周斌。

犹豫了一会,张首宁开口了。

“文武,让你来继续扛鼎天师府,愿意吗?”

周斌先是惊讶了一下,之后摇了摇头,果决的看向了他,“师傅,对不起,我有绝对不能继承天师的理由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张首宁没问是什么理由,他相信自己的弟子。

“明玉,那这天师之位只能传给你了,千万别嫌弃啊,也不要觉得我更看好老五,只是……你们两人的性格,会将天师府带往不同的道路而已。”

张明玉的脸上早就充满泪水,“师傅,你继续活下去好不好,我不想当什么天师啊,我想继续伺候您老人家。”

张首宁却严肃的看着他,“别说那些屁话!我马上就要死了,你三个师兄的修为也就那么回事儿,活不了多少年了,老五的修为是你们中最强的,可他的性子……我本就很犹豫是否让他来继任,如今他也拒绝了,只剩下你了,你要让龙虎山天师之位失传吗?!”

“不是的,师傅……”

“不要再说了,你的性子还算可以,继承天师之位后,遇事不要冲动,多与你的师兄弟商量,你要是感觉自己当不好这个天师的话,就赶紧培养一个年轻弟子出来,二三十年之内一定要传下去,否则又是如今这青黄不接的样子,我师父犯了这个错误,我也差不多,你不能再这样了。”

“是,师傅。”张明玉哽咽的说着。

“好了……其他人都出去吧,我要用天师度了。”张首宁带着淡淡的微笑,站起了身。

周斌四人再也忍不住泪水,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三个头,离开了房间。

房门之外,一个十多岁的小道童正侍立在门口,见四人出来,赶紧问好。

“四位师叔,这是……”

周斌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面色一正,“静清,通知巡逻弟子戒严,剩下的人全部叫到院子来,告诉他们,今日天师传位。”

“什么?!”静清道童一愣,似乎是没听清周斌的话。

“去吧!”

“是,弟子告退。”

不多时,龙虎山上无论是打坐练功、切磋比试还是烧水做饭的弟子,全都来到了天师住处的院子里。

周斌四人站在屋顶四角,守护天师传度的过程不被任何人打扰。

诸位弟子则面容肃穆的站在院子中心,很多人的脸上都留着泪水,哽咽声成片响起。

历代天师传度之后,都活不了多长时间,最长的一个也不到两日便去世了。

他们不知道天师度有什么秘密,但历代的宗门记载不会出错,只有天师自觉寿命将近或者继承人有大才时,才会施展天师度传位。

张首宁的屋子,自从周斌四人出来不久后便开始亮起刺眼的金光,大白天也能透过窗户看见刺眼的金光冒出。

如今过去了大概两刻钟,屋子里的金光消失了,又过了不久。

“师傅!”张明玉的哭喊声从房间内传出……

周斌四人飞身站到了院子里,排成一排站于众弟子之前。

张恒德作为大师兄,此时心中悲痛万分,但还是开口说道,“明玉,出来吧。”

过了一会,张明玉打开了房门,竭力掩饰着脸上的悲伤。

周斌四人见他出来了,齐齐躬身一礼。

“天师府全体弟子,拜见第六十三代天师!”

“弟子拜见天师!”

四人身后的小辈弟子听从师叔们的命令,齐齐跪地行大礼。

“起来吧。”张明玉此时根本无心这种事情,但这是天师继位的规矩,必须得到龙虎山绝大多数弟子的参见和承认,才算是完成了天师传位。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